'>
“三难”再难 也要力保绿水青山

原标题:“三难”再难,也要力保绿水青山

2009年,祖国大西南贵州省发生百年不遇特大旱灾,导致经济发展遭受巨大冲击,为应对日益严重的旱情,国家有关部门决定在贵州省西南地区新修夹岩水利枢纽工程。

夹岩水利枢纽工程是贵州省“十二五”开工建设的重点工程,是贵州水利建设“一号工程”,是一座以城乡供水和灌溉为主、兼顾发电并为区域扶贫开发及改善生态环境创造条件的综合性大型水利枢纽工程。工程集雨面积为4306平方公里,总库容13.25亿立方米,渠道总长829公里,设计灌溉面积90.42万亩,水电装机9万千瓦,预计总投资186.49亿元,总工期66个月(5年半)。供水区域涉及2个城区、4个县城、69个乡镇、365个农村集中聚居点。

2015年8月,中铁五局二公司健儿乘势而为、攻坚克难,在祖国西南大山的地下235米深处撞击出壮丽的大地回响。

出行难,绝壁行车考验车技与胆量

夹岩水利坝址位于乌江一级支流六冲河中游,由水源工程、毕大供水工程、灌区骨干输水工程组成。灌区骨干输水工程又由总干渠、北干渠、南干渠、支渠等组成。二公司承建的夹岩水利北干渠1标全长10.3公里,工程造价2.94亿元。该项目也是二公司有史以来施工单洞里程最长,埋深最深的隧洞工程。

项目位于贵州西部大方县鼎新、猫场乡结合部,此处四面环山,有且仅有一条县道连接大方县城。县道依山而建,车子在崇山峻岭间蜿蜒盘旋,道路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车行山间,使人不自然地要用手紧紧地抓住扶手,50来公里的路程,需要开将近3个小时。

“到这个项目工地送物资,不但考验车技,更考验的是胆量,胆子小了,还真不敢走!”这是外来运送物资材料的货车师傅们的感慨。

项目建点之初,所用的水泥罐、斜皮带等大长件,只能从大板车先卸在大方县,经切割成两截,再使用小型货车倒运至工地。施工中使用的水泥、粉煤灰等材料也需要在大方县城从大罐车倒运到小方量罐车运输,不仅给项目增加了二次倒运费用,还耽误不少的工期。

生活难,项目抗灾成家常便饭

四面环山,水气易聚集,下起雨来,凶猛异常、经久不息。有一次凌晨1点多,职工们都还在梦乡,突然,洪水就跑进了屋子。脸盆、水桶、凉拖鞋都变成了“小船”。

“忽如一夜暴雨来,醒来全项目人都在看海。”项目部职工经常互相调侃。

为了应对突发洪水灾害,项目部把所有职工的床铺都垫高了50公分,并在宿舍常备救生衣和防水强光手电。

大山深处,气候变幻莫测,随时都会有大风冰雹来“敲门”。一旦发生异常天气,乒乒球般大小的冰雹从天而降,有摧毁一切的气质。为此,项目部所有活动板房屋顶都是加厚型。如果冰雹夹雨发生在冬天,一晚上下来,道路结冰,山路打起滑来异常危险,根本没法出门。

“与天斗,其乐无穷。”项目部职工玩笑中饱含坚韧,“别人朋友圈晒逛街吃饭,我们经常晒的是‘项目看海’,‘冰雹大过汤圆’等‘战斗场景’。”

施工难,下一回斜井想当于爬80多层楼

“夹岩项目看似工程很单纯,只一个隧洞,且开挖贯通后才做二衬,也没什么技术难题。但干起来才知道,深埋、长、小断面隧洞开挖加上斜井有轨运输出渣,这个活儿真不好干!”项目经理霍益说起施工组织来,感慨万千。

项目除了一个正洞有条件是汽车运输以外,其余均采用斜井有轨运输。3个斜井平均坡率35%、长度600-700米,垂直深度平均在200至230米,斜井一侧设置人行台阶,支洞到主洞要经过1380个台阶,相当于80多层楼。

隧道门禁出入登记上显示,项目副经理李智303次步行下井。项目党工委书记刘建新介绍说,现在每个斜井进正洞均开挖2.5公里以上,“要是在正洞上下游掌子面检查一下,来回就是6、7公里,没3、4个小时出不了洞”。